資訊中心 info

合作夥伴《世界微光》 記錄在世界角落發光的台灣人

2017-07-31

世界微光,一個「記錄那些在世界角落默默發光的台灣人」的網路平台,平台背後不是一個團隊,而是一個27歲的女孩獨立包辦所有的工作,從聯絡受訪者、採訪到辦講座,都是戴芯榆自己來,為的只想讓更多台灣人知道,在世界的角落,還有很多默默在發光的台灣人。

 

為此,歐旻基金會看見一位年輕女孩投入這份有意義的工作不遺餘力,也想在其中盡份心力,在今年贊助世界微光舉辦講座,目前已協辦《看見南蘇丹:一個23歲女孩和一個獨立記者的戰區見聞》《從台灣社工到烏干達志工:一個28歲女孩和兩個國度的高風險家庭》

 

過去,曾有無數異鄉人來到台灣,為這塊土地獻上他們的溫暖和一生;現在,亦有一群台灣人,在世界各個角落,給出人生最好的時光。 世界微光,記錄那些在世界角落默默發光的台灣人。

 

《看見南蘇丹:一個23歲女孩和一個獨立記者的戰區見聞》

 

 

 

2017年除夕夜,一個23歲的NGO負責人和一個獨立記者在南蘇丹的戰區「努巴山脈」迎接農曆新年。

 

他們是首次前往「努巴山脈」的台灣人,短短兩週內,拜訪了難民營、孤兒院、戰地醫院等地,遇見為了躲避空襲住在石縫中的努巴人、睡在白蟻洞過夜的小女孩、失去一條腿的當地記者、由兩個貨櫃屋組成卻每天上百人排隊的診所,還差點遇上爆炸。

 

剛滿六歲的南蘇丹,是全世界最年輕的國家。2011年,她透過公投,正式從從蘇丹分離出來,卻也成為全球前五名的危險國家,連聯合國亦束手無策。蘇丹和南蘇丹之間戰事頻繁,境內也彼此衝突,導致大量難民無家可歸... ...

 

 

《從台灣社工到烏干達志工:一個28歲女孩和兩個國度的高風險家庭》

 

 

「我們定義的『高風險』,在這裡卻是常態⋯⋯」

 

台灣也有很多需求,為什麼要去國外服務?台灣也有弱勢家庭,為什麼要關心海外的弱勢家庭?台灣和世界的需要,真的兩相對立、只能擇一嗎?我們又能以什麼行動作為回應?

 

一個28歲女孩,從台灣的第一線兒少高風險家庭社工,到烏干達的國際志工,她穿梭在兩個國度的破碎家庭之間。當服務對象沒有改變的意願,還需要外力介入嗎?當家庭的悲劇是國家結構性貧窮與法律困境下的結果,希望在哪裡?面對台灣的高風險家庭,她學到了什麼?當場景轉換成烏干達,又有什麼異同之處?

 

世界微光網站:http://lettherebelighttw.org/

 

Line分享